蝶起绣兰香

承君一诺,候君百年

叶修,生日快乐^V^

入了刀剑坑。我家小狮子好乖好乖,我家大部分三花都是他做近侍的时候出来的而且前几天出了小狐丸,今天出了三日月啊!小狮子棒棒哒,许愿一期尼,江雪,莹总。

气到心寒的白雪:

我真的受不了了,我看着这个妹子是05年的,我看着她是个小孩子,我让着她,他转发的信息害我被骂了109层楼,受了一下午的人身攻击,进了两次医院。我看着他是个小孩,我忍,可是他现在告诉我,他不改,以后还会再这样做。
我忍不了了,我也只比他大那么一点,我是04年11月的,我自己也不大,我就因为他的转发,莫名其妙的挨了一下午的骂。
要不是对方的人说漏了嘴,他也许现在还潜伏在我的群里,不停的把我的消息转发出去。
我刚进圈子的时候,脾气真的很好,那时候跟我熟的人全部都知道, 现在这个脾气全部是被他们逼出来的。
被他们一句一句骂我是狗骂我心眼小让我滚蛋,给逼出来的!
在此道歉,我可能最近发了很多负能量的东西,请大家原谅

情人节贺文(下)

总算完结了,为了几个画面的脑洞就把自己坑了QAQ文笔不好,感觉写不出自己脑洞时候的好玩 ……话说最后那段才是我一开始的脑洞啊!PS:我不知道因陀罗和阿修罗离柱斑的时间有多久,因此在此文设定,从因修到四战完结差了千年。另,不是完全按TV版来的,这里设定因陀罗当年是大战死去,阿修罗心神俱毁不久离世,柱间是在终结谷十年之后终于熬不住心力憔悴死去的@白雪 亲爱的,虽然情人节已经过了,但我还是要说,我爱你!



        早餐过后,大家各自用自己的方式去过这个情人节了。

        【扉泉】

          很难得的,常驻实验室,为木叶与世界的发展贡献自己力量的千手扉间今天并没有进实验室,他带着同样难得离开兄长的宇智波泉奈去了南贺川,他们的兄长不知道,南贺川不只是他们初见的地方,也是他和泉奈初见的对方。在那里,两个同样担心自家兄长的小小少年在那里相遇,相知。从一开始幼稚的眼神厮杀到后来心照不宣的眼神交流,不同于在某种程度上有些天真的兄长,他们比兄长们早一些,知道对方的身份,却并没有戳破,也许是为了兄长难得一见的开怀,也许,是为了同样蹲守渐渐熟悉热络的对方,两个小小少年不约而同地隐瞒了这份秘密,在兄长们警戒范围外打闹嬉戏,一直到那天的来临。那天,决裂的是柱间与斑,却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还有他们,那天之后,将所有感情全部掩埋,他们之间,只剩下敌对,只剩下你死我活……

       “扉间,我困了!你坐过来给我靠靠。”在严谨的千手扉间面前,能将这要求说的理直气壮的人不多,宇智波泉奈是一个,而能让千手扉间无条件应下这要求的人更少,只有宇智波泉奈一个。微风拂来,掠过千万年来流淌的河流,也掠过河边树上,那一个安眠的黑发男子和静静看着他的白发男子,一如当年。


        【止鼬】

       “辛苦了,小鼬。还有,对不起,留下你一个人,对不起,让你一个人那么辛苦。”

       “止水……”

       “以后,我不会留下你一个人了,小鼬,再给我一个机会好吗?一个可以爱你,护你的机会,一个可以一起面对生死,面对未来的机会吗?”

       “好。”

      【带卡】

       这一对并没有去其他人曾经猜测过的可以说是他们人生转折的神无桥,也没有去承载着曾经十八年最沉重存在的慰灵碑,他们去了忍校,现在是新一届学生们的上课时间,和平时期,即使是情人节,年幼的他们也没有放假。不像当年,因为战争的关系,他们真正在忍校的时间少得多,学完该学的,考个试,就该上战场,最后好好回来的,十不存一。现在回首,在之后经历了那么多痛苦绝望后,当时在忍校的他们是那么的幸福,即使有战争的阴影,也依旧保留了一份纯真,对未来幸福信念的纯真。

       “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啊!”带土有些感慨,却又带着冷漠,有些事,发生了,就没法当作不存在,它总会刻在人的身上,渗进皮肉,入了骨。

      “对啊,有时感觉,好像我们还在里面,你总是上课打瞌睡,而我总是在背后丢你纸团,可有时,又感觉已经很久了,久到,恍若隔世……”日常翘班的卡卡西斜倚在窗前,一直没精神的眼睛里透着一丝隐藏的很深的悲伤。

       “嗤”曾经的四战boss之一对此冷酷嗤鼻,拒不承认自己曾经如此之蠢。下一刻,“走了走了,卡卡西前辈,阿飞要吃红豆糕,好吃的红豆糕!”一秒变脸。

       “嗨嗨!”对这场变脸仿佛已经习以为常的六代火影收起了伤感,弯起眸子应和着,两人并肩走向了甜点店 ,风中还传来了他们的声音,“少吃点了,牙蛀了去拔你又要哭了。”“不嘛不嘛,我不依啊!人家要用小拳拳砸你胸口喽!”……


      【因修】

       与其他人不同,这对兄弟并没有固定的地方可以去,他们的时代在千年前,他们的故乡记忆也是在千年前。时间永远是最温柔也是最残酷的,它可以抹去心中的伤痛,也能抹去曾经的痕迹。如今,千年过去,他们熟悉的只剩下彼此,最重要的也只有彼此。

       “哥哥,如今的世界,真安宁啊”望着周围的热闹,阿修罗一脸温柔的对自家的兄长兼爱人感慨。而因陀罗对此却是不置一词,冷漠的双眸只有在望向阿修罗的时候才会柔和下来,一直以来,都是如此。他们之间,夹杂了太多太多,他们的感情也不仅仅只是爱情就可以说明的,除了爱人,他们还是兄弟,甚至可以说在某些时候上,他们更趋向于是一对兄弟而不是爱人。

       “哥哥啊……”对因陀罗,阿修罗永远都是无奈,不管他成长到多么耀眼多么可靠,在哥哥面前,他永远都只是当年那个一心依赖心中无所不能的兄长的孩子。打量了一下身边经过的人,原本一直垂在身侧的手,缓慢却又坚定地握住因陀罗的手,不像他自己的手那么粗粝,因陀罗的手很柔很滑,只有一些因为结印练出来的薄茧,又因为体内磅礴的阴之力而微微透着沁凉,握着很舒服,“我在……一直都在。” 有些没头没脑,可是对方却仍是听懂了,被拉着的手反过来拽紧另一只。“嗯。”是的,你一直都在。


     【柱斑】

       虽然按时间算是比两位始祖小很多,但是不论是按在世时间还是按实际阅历来说,都比始祖们大了很多的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从一开始就没有两位始祖的纠结与误会,他们从一开始就是坚定着自己目标并为之不懈奋斗的,就好比长年一直坚持向当时决裂对立的斑劝说的柱间,还是看清儿时理想载体木叶光明下的隐患时立刻决心抛弃再次探索的斑。斑厌恶黑绝,但他并不后悔曾经的一切,柱间也是。那是他们下的决定,即使没有黑绝,在当时看到黑暗的时候,斑也会选择离开,就算要求抛弃一切;就像即使没有黑绝,在面对当时前来毁村的斑,柱间也会选择捅出那一刀,就算从此生不如死。他们理解自己,也理解着对方,他们相爱的热烈,也相杀的坦然。

       波澜壮阔,一生传奇的柱间和斑并没有向其他几对一样重游旧地,回忆往昔,他们只是回到房间滚了个床单,滚完后相拥着入了眠,嗯,天气晴朗,阳光明媚,也是个情侣补眠的好日子呢。


     【鸣佐】

      至于鸣人和佐助在干什么……

    “佐助,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啊!”

    “……你也是,鸣人。”

     他们在发卡。

     日常。

情人节贺文(中)

接上文,不过懒癌发作,中间一大段内容省略吧,直接写我脑洞部分吧,反正就是卡卡西继任火影,六件套在宇智波大宅(有柱间和阿修罗在,分分钟建好,还是融合了各种风格,功能齐全的大宅)住了下来,彼此解开心结,公开关系,从此开开心心的生活,过上常常虐个狗,偶尔吵个架,不时打一场(木叶:我这是招谁惹谁了,一直改地形,从未被超过QAQ)的幸福生活(木叶众人:你们高兴就好……) @白雪 亲爱的,再次的,我爱你,情人节快乐!PS:本来打算写完,但是发现时间不够,明天继续吧,明天一定写完!


       情人节到了,木叶大街小巷都弥漫着恋爱的味道,恋人们在这一天肆无忌惮地秀着恩爱,秀得单身狗们生无可恋,FFF团也在这一天快速壮大。宇智波大宅里的人自然也不例外,在平常日子里都秀了人一脸,更何况是这个公认的秀恩爱节。

       一大早,一楼的厨房里就传来声响,轮到今天做饭是外人眼中温和的初代目和严谨的二代目,两人穿着自家爱人为自己选的围裙为还在梦乡里的大家做早饭,不时还轻声讨论着什么,明明离二楼卧室有好一段距离,却仍像是会惊扰了爱人的安眠一样。

       太阳渐渐升起,两人也做好了饭食,端上桌之后,各自去叫醒自己睡梦中的爱人。至于其他人,叫完爱人后他们也差不多是时间出来了。

       【柱斑】

       “斑,起床了。”温厚的声音在房中响起,柱间轻轻唤着床上的爱人,换来了对方一个翻身,先前只是盖住身子的被子更是盖到了头顶。一套动作下来,无比熟练利落,仿佛上演过无数次。原本就柔和的面容更加温柔,眼中满是笑意,知道斑其实早已苏醒的柱间上前,带人连合着被子一起抱住,低头诱哄着:“斑,起床了……斑……”这场拉锯的结果自然还是以宇智波斑认输,自动从被子中出来告终。只是出来的斑一脸红晕的白了柱间一眼,伸手揪住,狠狠地吻了上去,良久才放开,“柱间,把我衣服拿来。”吻毕,立马指使对方为自己递送衣服,之后更是无比大方的在对方面前换上衣物。用宇智波老祖宗的话就是,在一起那么久了,柱间他那里没看过啊,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柱间就不像你这么唧唧歪歪的,他……(此处省略无数赞美),也只有他才有资格于我比肩了。

       整理完后两人走出房门,并肩向外走去。

       【扉泉】

       “泉奈,起床了”不同于兄长的温厚,千手扉间的声音较为醇彻,那是他在兄长逝去后,漫长的岁月和无尽的压力为他铸就的,热情被掩埋,豪爽被收藏,剩下的能做的只有冷静再冷静,思量再思量。而现在,面对在床上曾经被自己亲手重伤,被生死隔离的爱人,埋藏已久的热烈隐隐破土而出。

       不同于早就清醒故意赖床让爱人来哄的身为超影级强者,极为敏感的兄长,宇智波泉奈是真正的熟睡,曾经的他有着超强的警惕心,在那个战乱的年代,自然不会睡得那么熟,可是现在是千手与宇智波不再需要战斗了(毕竟这两族都几乎没人了……),而且旁边卧室是强大的自家兄长,身边是强大的自家爱人,整个大宅居住的大都是武力极强的传说级人物导致大宅彻底成了禁区,没多少人敢闯入,于是,某些警惕也就可以放下了,于是,可爱的泉奈就开始正大光明的懒虫生活,每天都要睡很久,起床都要自家爱人或者兄长再三再四的呼唤才能苏醒……不过苏醒后也是很干脆的向爱人撒个娇,蹭个吻或者要个抱抱什么的,又不是他一个才这样,自家完美的兄长也是呢,泉奈一边理直气壮的想着,一边毫不犹豫的完成日常。

       这一对也出了房门。

       两对兄弟在楼梯口汇合后,一起下了楼到达餐厅,一路上,偶遇了被强拉起来一脸痛苦的鸣人和拉人起来的佐助,进餐厅对早起出门晨练回来正在拉着对方说悄悄话的两位始祖打了个招呼,又逮住了一边偷吃做好早餐一边嫌弃不够甜的带土,旁边是例行翻看亲热天堂的卡卡西,那双长年无神的死鱼眼让人看不出是否操劳过度而没睡醒,厨房里,止水和鼬在做着额外的煎蛋。五分钟后,大家开动。拉面,厚蛋烧,煎蛋,洋栖菜五目煮,蘑菇杂饭,夫妇善哉(红豆年糕汤),玉子烧,章鱼丸,饭后有豆皮寿司,三色丸子,番茄,蛋奶糕,白色气球布丁,红豆外郎糕,夹心白巧克力和超浓厚牛乳布丁,配上清酒茶碗蒸,早餐很丰盛。


情人节贺文(上)

手机上写的,排版掌控不好,有可能会有点奇怪。而且本来打算一发完结,结果发现时间不够,先发这些,剩下晚上补(我的脑洞都还没写到……铺垫好长)@白雪 亲爱的,情人节快乐

       四战已经结束了,这场战争是四次大战中规模最大,级别最高,过程最跌宕起伏,也是伤亡最小的一场大战。影级超影级强者一个接着一个出场,许多大招也是纷纷出现,最后甚至连传说中的六道仙人以及卯之女神大筒木辉夜也出现了。在恩怨爱恨都尘埃落定之后,六道仙人放了个大招,他将所有人都复活了……包括一些早早逝去的人。
       在复活的光芒中,斑微阖双眸,一改之前的狂傲不羁;柱间温柔的注视着斑,眼中好似藏着万千星光;鼬看着身边的止水惊讶地睁大了眼;止水宠溺的上前拥住了鼬;才跟卡卡西诀别的带土一脸懵逼,身旁的琳浅浅微笑;泉奈迷茫地四下张望,在望见斑时亮了双眼;扉间看着出现在眼前泉奈,不由柔和了一直紧绷的脸……而最让旁人惊讶的却是两个气场磅礴的白衣青年,都梳着小辫子,穿着六道素衣,一个俊朗,一个秀美。在一片光芒映照下,恍若神明。
       “因陀罗?阿修罗?”看过六道仙人讲故事的鸣人脱口而出两人的名字,正是那两位神子,也是这场争斗的开始。
       同样看过的佐助则是不发一言,撇了鸣人一眼,再次将目光投向鼬:“鼬……尼桑……”
       听到声音的三人都望向对面,不同的是,因陀罗一脸淡漠恍若无闻,阿修罗则是冲着鸣人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而鼬再退出止水拥抱后满是复杂的看着佐助。
       在这一群大人物中间,空气也仿佛凝结了,而这凝结像是会传染一般,整个战场也安静了。
       “呃,既然结束了,我们都回去吧,有什么事回去再说。”抵不过其他四影的眼神催促,努力装不存在的千手纲手郁闷的开了口,谁让她是火影,谁让这场四战主要都算木叶的,谁让,这群大人物都是木叶的,即使不是也是与木叶息息相关的呢?摔啊,谁想当这个火影啊啊啊啊!回去就要传位,卡卡西,就是你了!
       于是,就这么各回各家了(并不),四战彻底结束。

红白玫瑰

我家CP不开心了,安慰安慰下,虽然这文是BE……

 @白雪 亲爱的,别生气,气坏身子不好(づ ̄3 ̄)づ╭❤~


       【白如白牙热情被吞噬,香槟早挥发得彻底】


      “尼桑,源耐姐姐的白无垢好漂亮,我也想要。”短炸毛的小团子拉着哥哥的手,一脸羡慕向往。

      “那是成亲的时候才会穿的,阿修罗。”长发的哥哥一脸无奈的看着弟弟。

      “那尼桑,我们以后成亲的时候也要这个好吗?”

      “……我们是兄弟”

      “尼桑QAQ”小团子垮下了脸,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好”毫无例外的,永远是宠爱着弟弟的哥哥让了步。

      “尼桑最好了,阿修罗最爱尼桑了”眼泪瞬间消失,小脸上又是晴天。

      “嗯,我也最爱阿修罗了”

        黑暗中,眼眸睁开,依稀有光芒闪过,在光芒中,仿佛有勾玉流转。“阿修罗……”一声轻叹泻出,其主人却恍如未觉,起身走出房间,轻柔的月光洒在他的身上,照出一张姣美的白皙容颜,也照出容颜上那双凌厉的凤眼,凤眼中一片鲜红,可本该热烈的红此时却满是寒冰。“阿修罗。”又是一声轻唤,话中却没有一丝情感。


      【梦里梦到醒不来的梦,红线里被软禁的红】


       忍宗的所有人都说六道仙人的次子阿修罗是太阳,永远热情开朗,每天都散发着光和热,照亮他人,温暖他人。只有阿修罗的妻子,她像之前一样姿态优雅,温柔微笑,却不置一词。因为她曾见到过,见到过阿修罗敛去活力,无声痛哭的一面。

       那天,不知为何,她突然醒了过来,起身迷迷糊糊的望了前方好一会才回过神,转个身,打算躺下继续入眠,却在转身后发现睡在身边的丈夫,闭着眼,眼角处却是一道清晰地泪痕,枕头已然湿透了。她叫了很久,可对方依旧沉浸在梦里,不知道是太沉了没有听到,还是,固执的不愿清醒。最后放弃了的她移开眼,又瞥到阿修罗的嘴唇在翕动着,俯下身,努力听了好久,才分辨出他在说什么。他说,

      “尼桑”


      【但是爱骤变芥蒂后,如同肮脏污秽,不要提。沉默带笑玫瑰,带刺回礼只信任防卫】


      “我的继承人是,阿修罗。”

      “我不承认!”“父亲?!”

      “不要跟过来”“尼桑!”


      【从背后抱你的时候,期待的却是他的面容。说来实在嘲讽,我不太懂,偏渴望你懂】


     “柑奈。”

     “阿修罗?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抱你一下”

      “……”

      “对了,柑奈,之前,你为什么会愿意答应嫁给我?我那么笨……”

      “嗯,因为我喜欢阿修罗啊,喜欢是没有为什么的啊。而且阿修罗那么好,怎么会不喜欢。”

      “喜欢啊……”


      【怎么冷酷却仍然美丽,得不到的从来矜贵。身处劣势如何不攻心计,流露敬畏试探你的法规】


    “尼桑,不要一直板着个脸嘛,大家会害怕尼桑,尼桑可以和大家多接触接触,大家一定会发现尼桑的好的。”俊朗的少年追上前方独自离开的身影,追上后又努力扬起笑容看向面前自己的兄长,即使对方没有看他一眼。却没有发现自己明亮的大眼里满是对对方的担忧。

    “我不需要。”俊秀的少年淡漠的开口,“我要去训练了,不要跟着我。”冷酷地扔下一句话,没有看自己曾经最宠最爱的弟弟一眼,径直向自己的目的地走去,眼底毫无波澜。

     “尼,桑……”停住欲追赶的脚步,俊朗少年迟疑地唤着自己心中的信仰,却没有得到一句回应,一句,允许。

     “尼桑……”


      【是否幸福轻得太沉重,过度使用不痒不痛。烂熟透红,空洞了的瞳孔,终于掏空,终于有始无终】


     “你竟敢伤害我弟弟!”

     “嗯,我也最爱阿修罗了。”

     “抱歉,我想一个人练。”

     “不要跟着我。”


      【即使恶梦却仍然绮丽,甘心垫底衬你的高贵。一撮玫瑰无疑心的丧礼,前事作废当爱已经流逝】


     “那只要服从我就行了。”

     “能被哥哥差遣就足够了。”

     “阿修罗,你哥哥已经背叛了,应战的,是你。”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玫瑰的红,容易受伤的梦,握在手中却流失于指缝】


     “再见,尼桑”

     “……”

     “再见……尼桑”

     “……”

       雨下的越发大了,鲜红色的血在大雨的冲刷下渐渐淡了,就好像坐在躺下的青年身边的那个人的心。两个人,一生一死,一坐一卧,可是死去的一脸安详,活着的却是一脸死气。何其悲哀。


    【下一世】


   “我名柱间”

   “我叫做斑”

   “在这里,建造我们的村子吧……你觉得怎么样”

   “听着不赖”

    “那就这么定了”

   “啊”


    【又落空】


   “无论如何,我都会保护好我们的村子……不,是我的村子”

   “你本末倒置了,柱间”